音频丨文化楚雄——秦迩殊《雨林绿精灵》

日期:2022-06-14 来源:双柏县文化馆点击:3651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雨林绿精灵》

作者:秦迩殊  演播:张凯

夕阳西下,一道耀眼绿光从波光粼粼的河面轻盈掠过,消失在河岸低矮的混交林里,这是为数不多的过客永留脑海的美丽画面。也有从此追随而去的人们,把这道奇异绿光定格在画纸、文字和摄像机镜头里。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惊艳俗世——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光碧翠,夺人眼目,真是“一身金翠画不得,万里山川来者稀”,一睹仙踪,惊呆众生。

震惊之后,细细观赏神鸟,姿态优雅若天鹅,体型雍容比大鹏,尤以满身流光溢彩的颜色令人赏心悦目。空山密林间,一声声高亢入云、震耳欲聋的鸣叫,简直摄人心魄,疑入仙境。

韩愈惊叹“翠角高独耸,金华焕相差”,纤巧的头上一簇笔直蓝翠相间的冠羽,突显孤高清冷气质。眉眼入画,淡蓝白渐变色环绕圆溜溜的眼睛四周,鲜艳的嫩黄色涂抹双颊,前额一抹靛蓝及喙,面部妆容就画成了。

接下来是犹如披挂无数珍珠项链,又像鱼鳞交错的脖颈,颜色闪耀,先是翠绿加浅金色,靠近腹部金色愈加浓重,像一枚枚亮闪闪的小金币,下背紫铜色泛起幽蓝的光,尾羽末端有眼状斑纹,翠金为主,深蓝和靛紫细致镶嵌。这是什么鸟?这是绿孔雀。钟会作《孔雀赋》:“五色点注,华羽参差。鳞交绮错,文藻陆离。丹口金辅,玄目素规。或舒翼轩峙,奋迅洪姿;或蹀足踟蹰,鸣啸郁咿。”

越鸟,也作孔雀别称,意为南方的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卷四十九·禽部·孔雀》中说,孔,大也。古人将长尾巴鸟唤“雀”,孔雀,许是指盛美的大鸟。绿孔雀是中国唯一原生孔雀,从古画诗词中可明晰看到绿孔雀的特征:直立一簇顶羽、白眼圈黄脸和翠蓝金铜色鱼鳞状颈羽花纹。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7/M00/03/18/rNwBhGKm78WEBEtHAAAAAKVLK4E869.jpg

绿孔雀是不善飞行的鸟,栖息地喜选热带季雨林地带,有山有林还有水,挑剔得很。顺河滩乱石草丛间寻找草籽、野浆果、麦粒或者豌豆吃,喜欢成群活动,如果不是艳美飘逸的姿容,命运大致会和寻常野雉相似,自由自在,安享密林幽谧生活。

绝世无双的颜值和产蛋数量低、雨林栖息环境注定了绿孔雀荣耀又坎坷的命运。绿孔雀在中国神话传说中为祥瑞神鸟,上天入地,光芒万丈,被赋予了无数美好,是凤凰的真身。然而人类追求的虚名也让它受累,天真有点傻的绿孔雀稀里糊涂地住进金丝笼,以失去自由为代价获得人们的宠爱和赞誉,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和视觉享受。

原生绿孔雀曾遍布东南亚地区,渐次绝迹。时至今日,仅见于云南中、南、西部,数量五百五十只到六百只,被列为全球性濒危物种等级。楚雄州境内绿孔雀野外种群数量达三百只左右,近全国总量百分之五十。

季雨林是绿孔雀赖以生存的家园,绿孔雀喜温热,因为体型较大,山林植被不能过密,常栖于分枝粗壮、高度适中的树上逃避天敌伤害。它们脾气好,生性胆小谨慎,同家园里的动物邻居们能和谐相处,和牛羊猪鸡亲如同宗,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像个和睦的大家庭。当然,河滩里也有不好对付的坏家伙,比如蛇、豹猫、黄鼠狼、老虎和鹰。天敌们对付成年孔雀需要耗费大量体力,更多时候垂涎它们洁白的蛋和懵懂的幼鸟。

楚雄州恐龙河两岸的季雨林里有珍稀的滇南苏铁、金荞麦、桫椤和毛红椿等植物,还会钻出小灵猫、猕猴、蟒蛇。绿孔雀飞掠过恐龙河面,黑颈长尾雉、白鹇、白腹锦鸡悠闲觅食,在山林里起起落落,忽隐忽现,但闻鸟语声,空寂的青山倏忽热闹起来。

三到六月,是绿孔雀的恋爱季节,雨林的空气中飘荡着绿孔雀爱情的甜蜜味道。朋友说鸟类的爱情最纯洁,求偶的准备时间长,雄鸟追求雌鸟展示舞姿耗费精力多,而交配时间短到眨眼就错过了,是充分享受恋爱过程和感觉的智慧生命。绿孔雀的雌雄很容易辨认,但不同于一些鸟类,雌性相较色彩艳丽的雄性显得乌麻黯淡。雌性绿孔雀也非常漂亮,而且也会“开屏”,只不过尾上覆羽较短,没有色彩绮丽的眼状图案,却有另一番灵动俏皮的美感。

寻常日子,一只雄孔雀带着三到四只雌孔雀生活,为免受阳光暴晒,上午和傍晚时分活动频繁,白天就隐匿在树林里歇息,夜晚还有隔山交流总结应答会,和谐又融洽。绿孔雀是杂食鸟,喜欢吃的食物很多,除了野果、草籽、树叶、豌豆、真菌,还吃蚂蚱、蛐蛐、飞蛾、萤火虫之类的小昆虫,时不时也吃青蛙和蜥蜴打打牙祭。食物范围广,按理应该很好养活,可绿孔雀对栖息地的山水密林农田要求挑剔,繁殖率低,又因羽毛华美遭人捕杀,就越来越少,成了极危濒临灭绝的珍稀物种。是人类把它们拖到一个绝望的境地!

在繁殖期,雄性成年孔雀之间有非常明显的界限,一个绿孔雀群一般不会出现两只成年雄性绿孔雀,同胞“兄弟”成年,便会各自离群,自立门户。若是在不同群体聚集时,一方突破界限,少不了一场打斗。打斗时间不长,攻势不可谓不猛烈,大鸟打斗,必要仪态体面 尽量顾及,主要招式是“凌空飞踹”,伤害性不会太强。有时候两只雄性孔雀并不会为了争夺地盘、配偶而战,只为了捍卫心中的界限感而奔赴一场战役。倘若斗败者不离开自己的视线,战胜者还会追赶斗败者,直到讨厌的家伙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才偃旗息鼓,回到雌性孔雀身边,优雅地觅食、喝水和陪伴。

像赶彝族三月会一样,不同群体的绿孔雀会不时聚集在开阔的河滩沙地上,在温暖的沙土里“清洗”羽毛,觅食和寻找配偶。群体中有刚刚成年的雄性绿孔雀急于成家立业,左顾右盼,若是看上其他群体中初长成的雌性绿孔雀,便径直走过去,与雌孔雀面对面,自信满满地抖动华美瑰丽的眼状花纹尾上覆羽,一两分钟就能迅速“开屏”。

绿孔雀一年产蛋量只有来自印度本土的蓝孔雀产蛋量一半不到,孵化率和幼鸟成活率远低于蓝孔雀,因而显得更加珍贵。幼鸟都是麻灰羽毛,由“妈妈”带大。恐龙河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说,他见过最多的一群绿孔雀群,有二十三只。雌性绿孔雀一次产五至八个蛋,孵化出幼鸟也就一至四只,只有一半能长大成年,那还是生态保护好的情况下。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7/M00/03/18/rNwBhGKm78WEDadGAAAAAGwfJdw540.jpg

绿孔雀的天敌无视它们的华丽高贵,只忌惮它的尖喙和粗壮利爪,垂涎幼鸟和蛋。交配结束后,雌性绿孔雀会寻找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一般是密林大树下,在高草丛中刨个浅坑,铺垫些落叶杂草,开始产蛋、孵蛋。五月下旬,常能听到雄性绿孔雀孤独地引吭高歌,寻找消失的爱人。

绿孔雀孵化期一般比鸡多一个星期,大约28天。有的雌孔雀孵蛋时不敢离窝太远,随便吃两口填饱肚子就继续坚守,小心翼翼地等待幼鸟出壳。有的雌孔雀吃不了苦,生性贪玩,或者懒得蹲守那么久,被天敌瞅了空,就前功尽弃了。一个月后,“消失”的雌孔雀带着两三只活泼的“丑小鸡”出现,初次晋升的雄性绿孔雀便拥有了自己的“门户”。

物质匮乏的岁月,居住在高山密林或是河谷浅滩的农人并不关心绿孔雀五彩斑斓的羽毛,他们更青睐它如同大鹅的体型和乖巧脾性。时至今日,有极少中年乡人能记起年少时家里养着一两只漂亮“大鸡”的经历,更多的是上学、下地或者游玩时,在山林里、道路上、溪水旁“遇见”成群的绿孔雀。

栖居半山腰、无法低调的绿孔雀淡出农人的视野后,很少被人重新想起,生活的忙碌会让人对美麻木。如同精灵般神奇美丽的大鸟,恬静谨慎的眼神,优雅从容的姿态,掠过河面的一道闪亮绿光只会浮现在极少数人的记忆里,见过它们的人,再也无法忘记此生看到的最美的自由生灵。

原载于《楚雄日报》2022年5月14日

作者简介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7/M00/03/18/rNwBhGKm78WEWVJGAAAAADkD8H0986.jpg

秦迩殊,女,1975年生,现居云南楚雄。出版有长篇小说《紫乾小镇》《石羊美人》《面包爱上苦荞》《楚蝶飞》《雪色》《相国》《红彝梦》《讲古者》《彝妹》《阿莫沙蒂》,短篇小说集《紫乾镇的小人物》《帘幕无重数》,文化散文集《彝族味道》。中短篇小说散见《清明》《雨花》《少年文艺》《四川文学》《边疆文学》《滇池》等文学期刊。曾获云南省第五届文学艺术创作三等奖、天津市第十七届全国“文化杯”梁斌长篇小说三等奖。

 

来源:云听楚雄

注意极速浏览器不支持 Media Player插件,请使用兼容模式或者用IE浏览器!

本类最新